您的当前位置:乳牛书城-热门小说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小说 时落明旬小说叫什么

热门小说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小说 时落明旬小说叫什么

来源:yw 作者:看水是水 时间:2022-11-24 15:41:26 主角:时落明旬

热门小说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小说 时落明旬小说叫什么

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时落明旬

第九章

第九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

夏末天亮的早,凌晨四点多,天际已经隐隐泛着亮光。

时落正闭目,靠在车站门边墙上。

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。

时落并未睁眼。

直到脚步声停在她跟前。

“呦,哪里来的丫头?大半夜的坐在这里做什么?是在等哥哥我吗?”一人说话时,嘴里喷出一股刺鼻难闻的酒臭味。

“孙哥,这你就不懂了,人家大城市车站外头凳子上都会坐几个女人,嘿嘿,跟她们睡一觉也就百十来块钱。”另一人挂在开头说话的孙哥身上,打量时落的视线是掩饰不住的淫邪。

第三人使劲揉了揉眼,眼前仍旧是一片模糊,他伸着脑袋往时落面前杵,试图看清时落的相貌。

“我草,这丫头好看。”第三个人猛地瞪大了眼,指着时落叫。

另外两个被惊了一下,有短暂的清醒,就着些微光亮,也看清了时落的相貌,两人倒抽一口气,老孙竟打了个酒嗝,他上手就要抓时落,“我先来。”

“哎,你们干什么?”听到动静的保安大叔打着手电筒出来,还没到跟前,保安就喊道。

三人摇晃着身体,不耐烦地看了眼保安大叔,第三个人脾气最暴躁,他指着保安大叔,“给老子滚远点,小心我收拾你。”

保安大叔脚步一顿。

他固然想帮时落,但是他就一人,年纪还大,势单力薄的,对方三人又都醉酒,那三人要是撒起酒疯来,恐怕下手也没个轻重的。

他试图说服三人,“她就是个要坐车的小丫头,不是那种人,你们这样就是害了她,也害了你们自己。”

醉酒的人根本没有理智,“大半夜的坐在外头,不是等着卖的还能是干什么的?”

老孙的手几乎要碰到时落的身体。

时落睁开眼,直直望向那叫老孙的。

她要是没有自保能力,师父又怎么会允许她一个人下山?

“滚。”时落冷冷吐出一个字。

明明不过一个眼神,一个‘滚’字,三人却觉得脑中一阵尖锐的疼,他们抱着脑袋痛叫,恨不得在地上滚几圈。

“鬼,有鬼!”老孙四肢着地,屁滚尿流地跑了。

另外两人跟着边跑边爬。

大约跑了十几米,三人竟然一头撞上对面的一间门面房的墙上。

随着三声闷响,老孙三人叠罗汉似的倒在地上,没了动静。

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保安也听到了老孙的喊声,他慌乱地后退,“你,你真的是鬼?你别找我,我,我刚才还给你水喝了,我,我,我也没害你。”

虽然是在问时落,保安大叔心里已经认定了,他就说好好一个姑娘怎么会大半夜蹲在车站门口,也不害怕。

不等时落回话,他惊慌地往回跑。

手电筒掉了都不敢回头捡。

时落低头,看着脚边自己的影子,一时有些无语。

一直到天亮,保安再没敢出来。

时落起身,活动了一下手脚,而后端着凳子去了服务中心。

门紧闭,时落敲了敲。

里头没有回应。

时落再敲了敲门,她说:“大叔,我不是鬼,我有影子,鬼没有。”

保安大叔贴着墙,脑袋使劲往窗户上蹭,他果然看到时落脚边隐约的影子。

吱呀一声,门打开。

保安大叔尴尬地挠头,“我,我以为——”

时落理解他,她将凳子跟手电筒递给保安大叔,“昨夜多谢大叔。”

大叔忙接过凳子跟手电筒,还是有些内疚,“小姑娘,以后夜里你还是别一个人在外头了,太危险了。”

想到昨夜的三人,大叔往对面看。

三人还在地上躺着,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。

“他们,他们死了?”那几人的痛叫声太渗人,好在周围店铺多,住的人少,那三人叫的太惨,住在附近的人即便听见了也不敢出来看一眼。

“没死,喝多了,大概要睡几天。”时落肯定地回了句。

不知怎地,保安大叔就信了时落的话,他愣愣地点头。

从一个多小时前,保安大叔落荒而逃,时落心里就有个疑问,她开口:“大叔,我要真的是鬼,你为何不跑远点,还回这屋里?”

大叔更尴尬了,“那个,我这不是想着鬼都能飞的,我就是跑也跑不过,还不如回这服务中心,关上门,说不定鬼还进不来,人不都说了,只要我不同意,鬼是进不了门的吗?”

“大叔你可能记错了。”时落也没细说,她只给了个建议,“人该多做善事,身上才能有正气,这样一般小鬼就近不了身。”

时落又谢了大叔昨夜的相助,这才转头离开。

看着时落孤身一人,又想起她昨夜坐在门边啃饼的一幕,保安扬声说:“小姑娘,再过个十来分钟,那边路口会有人过来卖早饭,你吃了早饭再上车吧,吃了早饭不晕车。”

时落没拒绝大叔的善意。

过了不到十分钟,果真有一个中年妇人推着一辆小车,卖的是现做的鸡蛋饼,一个五块钱。

时落买两个鸡蛋饼,一杯豆浆。

别看她瘦,饿的时候吃的甚至比她师父都多。

两个鸡蛋跟豆浆驱散了身上的凉意。

卖鸡蛋饼的妇人也是个健谈的,这会儿也没别的客人,妇人就跟时落说话,“小姑娘,你这一大早就过来了,家里人怎么没来送你?”

“家里离太远,来回一趟太过麻烦。”时落回道。

刚才妇人给她做鸡蛋饼时,专门捡了最大的拿,时落接受了妇人的好意,道家讲究因果,她自然要回报,时落有问必答。

“哎,你看那三个人了吧?”妇人凑到时落面前,压着声音问。

时落点头。

她何止看到了,这三人还是她收拾的。

“以后你在县城要是遇着这三人,尤其是那个叫孙大成的,可得离远点。”妇人常年在车站门口卖早点,看到的听到的事多,她还用手挡着嘴,用气音跟时落说:“那人可不是好东西,当初差点强迫人家一个小姑娘,后来坐了牢,老婆也跟他离婚了,孩子都带走了,这不,孙大成半年前才出了牢,没了老婆孩子,就更没人管他了,反正见天的喝,听说上回喝大了就躺在路中间,差点被车子压着,他有前科,遇着这人,你可得跑远点。”

这也是为何妇人见着三人躺在对面无动于衷的原因。

时落并没再多看那三人一眼,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”

关键字:

评分9.5以上的都市小说,贴近现实的都市小说推荐

Copyright ©乳牛书城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