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乳牛书城-现在火的小说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~在线

现在火的小说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~在线

来源:yw 作者:百里十书 时间:2022-11-24 17:20:55 主角:温念软云辰安

现在火的小说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~在线

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温念软云辰安

第五章

005:狗皇帝会读心术?

虽然萧烬燃是第一次见她,但她可不是第一次见萧烬燃,经常夜里“偷鸡摸狗,”偶尔观摩一下他和妃子的造人过程,她暗中见过萧烬燃几次。

萧烬燃的眸光从她身上移开,落到一旁桌子上,上面铺着许多玉石打造的方块,上面还刻着一些花纹和数字。

他明悟,方才那清脆的“啪啪”声就是这东西敲打桌面的声音。

萧烬燃拿起一张在手里摩擦,微挑眉心问温念软:“这是何物?”

“这叫‘麻将,’是臣妾研制的一种玩乐,”温念软如实回答,莞尔轻笑:“皇上知道臣妾身子不好,也出不了扶华宫,只能在殿里消遣一下时间。”

萧烬燃脸色漠然,随手放下那张麻将,也没说什么。

一旁的姜贵嫔不屑嗤笑,挑着眼尾,睨着温念软的眼神暗藏鄙夷:“这玩意儿有什么好玩儿的,温姐姐既然身子不好,就该多出来走动走动,也能锻炼一下,整日待在宫殿里,这身子几时能好,不然温姐姐这般虚弱,怎么能伺候得了皇上。”

一番话明嘲暗讽,话里话外都在说温念软是个病秧子。

温念软垂着眉眼,轻轻应声:“姜妹妹说的是。”

这副低眉顺眼的模样,让姜贵嫔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,嗓子眼里憋着一口气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。

她本还想讽刺温念软两句,但温念软这般顺从,倒是让她无从开口了。

她暗瞪了温念软一眼,暗忖这病秧子果然是个好欺负的主儿。

姜心媛闺名心媛,前段时间刚入宫,从他人口中对温念软也了解几分,知道这个温妃整日待在自己宫殿,也不出来跟别人走动,而且身子还不好,性子唯唯诺诺的,是个很好拿捏的主儿。

今日一见,也确实如此。

昨晚是姜心媛第一次侍寝的日子,中途却被那无名贼人搅和了,她气的心里窝火,今日本想跟着萧烬燃来找温念软出口气,可这病秧子却不给她机会。

姜心媛心里这股无名火更盛了。

对于姜心媛对温念软的明嘲暗讽,萧烬燃没去理会,也没帮温念软说什么话。

因为他对温念软的态度一向都不怎么好。

萧烬燃微冷的眼神落在温念软身上,语声漫不经心:“听说爱妃在宫里养了一只猫儿,昨晚那猫儿可是跑出去了?”

温念软心里一凛,好家伙,这货果然顺着她的猫儿找过来了。

即便心里百转千回,但温念软依旧面不改色,从容应声:“回皇上,臣妾确实养了一只猫儿,那猫儿有些调皮,总是喜欢晚上出去玩儿。”

萧烬燃面无表情,眸底深沉的看不出一丝情绪:“你的那只猫儿呢?”

温念软在旁边看一下,方才还跟她搓麻将的猫儿已经没影儿了,估计一听到萧烬燃来了就跑了。

真是比她还做贼心虚。

她喊了一声:“滚。”

萧烬燃嘴角一僵,脸色蓦地黑了,语声中夹着一股怒气:“你说什么?”

还不等温念软回话,姜心媛就瞪着眼珠子指着她咋呼:“你、你竟敢让皇上滚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旁边的秋白和雨霜心肝乱颤,脸色皆是发白,心里哀呼着她家娘娘就算再不待见皇上,在心里骂两句得了,也不能这般肆无忌惮的说出口啊。

温念软懵逼抬头,看着姜心媛甚是无辜:“姜妹妹在说什么胡话,我怎会让皇上去滚。”

她只想让狗皇帝去爬。

姜心媛张嘴刚想反驳,被温念软截住:“姜妹妹许是误会了,我方才说的‘滚,’是在叫我的那只泼猫儿。”

雨霜脑子机灵,瞬间反应过来:“回皇上,我家娘娘说的没错,我们宫里那只猫儿名叫‘滚滚,’方才娘娘是叫那只猫儿,没有对皇上不敬的意思。”

雨霜倒是实话实说,她们宫里的那只色猫儿确实叫“滚滚,”温念软简称“滚。”

听到解释,姜心媛的俏脸一抽一抽的,咬着红唇无话反驳。

萧烬燃轻勾薄唇,笑意有点薄凉:“看来是朕冤枉爱妃了。”

“臣妾怎敢对皇上不敬。”

温念软文文弱弱应声,转眸看向萧烬燃,他漆黑深邃的眼眸,落尽寒霜,幽冷的如深谷寒潭,让人失神间会陷进去。

他的这双眼眸,让温念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总想逃离与他的对视。

这也是温念软第一次与萧烬燃这般近距离的相视,看清了他立体分明的五官,眉宇间蕴藏着帝王的薄凉无情,即便他轻勾着嘴角,笑意都那般冷漠。

她心里暗想,抛开萧烬燃一身不近人情的冷气,这狗皇帝长的还算可以。

萧烬燃凝着她的眸子,眼神骤然一眯,周身的气息霎冷,似是咬着牙:“你敢骂朕是狗?!”

哈?温念软错愕。

姜心媛也怔住了,看了眼没说话的温念软,嘴都没张,她哪里骂皇上是“狗”了?

是她耳聋了还是皇上幻听了?

温念软呆住了,“狗皇帝”三个字她根本都没说出口,这厮是怎么知道她骂他“狗”的。

难不成会读心术?

温念软隐下心中揣摩,敛下眸子,面不改色的无辜道:“皇上说笑了,臣妾方才都没说开口说话,怎会辱骂皇上,而且给臣妾一百个胆子也没敢骂皇上是‘狗’啊。”

殿里的人确实都没听见温念软开口说话,就连姜心媛想污蔑一下温念软也说不出口。

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,她也不想昧着良心说话。

萧烬燃脸色深沉,没有多说什么,伸手捏住温念软的下巴,迫使她抬头与他对视。

温念软对上他的眼神,不自觉的想要逃避,他的眼神太慑人了。

这狗皇帝的眼睛,似乎能洞察到她内心的想法。

萧烬燃凝着她的眸子,意味深长的笑了下:“朕的好爱妃,真是让朕刮目相看呢。”

这女人还真是心里一套人前一套。

松开温念软的下巴,萧烬燃深凝了她一眼,甩下袖子大步离开。

温念软摸了下被捏疼的下巴,看着离开的萧烬燃,眸色转暗。

这狗皇帝似乎比她想象中的更难应付。

萧烬燃都走的没影儿了,还留着姜心媛在一旁,她瞪着温念软阴阳怪笑:“温姐姐真是好本事,皇上第一次来扶华宫就把他惹怒了,怕是过不了多久,温姐姐这好端端的扶华宫就变成冷宫了。”

关键字:

评分9.5以上的都市小说,贴近现实的都市小说推荐

Copyright ©乳牛书城 版权所有 sitemap